旅游散文网——边游边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www.xxlysw.com《旅游散文》温馨伴旅

查看: 1969|回复: 2

母爱厚如地

[复制链接]

7

主题

25

帖子

11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5
发表于 2015-1-6 15: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爱厚如地

                                                                                            张昌爱




   母亲,是想象中的一朵云彩、活在我思念的深处,她微笑时的容颜如月亮挂在天空,让我感到遥远又觉得是零距离接触——就在眼前,可欲牵住她的手时,母亲却一朵云似的往后飘去,相距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不可及,能扑进母亲怀里喊一声“妈” 是一件多么让我向往,激动与幸福的事。

母亲,您感应到儿子的思念了吗?在那边可好、还是经常咳得厉害吗?母亲在湘西的大地深处,沉沉地做着一个梦。我想,她是无法听到我的呼唤之声了,若听到了、她一定会起身,同我搭腔讲话的。母亲在我的思念里微笑,从我的怀念里走来:她微驼背着腰,人未到咳声先来,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咳得厉害,每走五、六米就要休息一会儿,才有力气继续往前走去。我的母亲做姑娘时,准确讲是19岁那年得了一种病、是不宜生孩子的,可她意外地怀上我后,先是望着远处地久久微笑,然后是放声地一阵痛哭,母亲颤抖的哭声,震落一地的花朵。怀上我的母亲,怎么也不愿吃药治病了。

母亲是20岁那年,从泸溪县石榴坪公社一个叫“宽口田”的小山寨,嫁给我父亲进“高椅坡”的。“高椅坡”是个小山寨名,寨里除了媳妇的姓是五颜六色的外,是清一色的张姓。宽口田在高椅坡的山后,两山寨一般大,在200人左右,宽口田是李姓,我的母亲叫李全英,一个英姿飒爽的名字。听舅舅介绍,母亲在娘家时,是聪明而美丽的,正因为如此,我在外工作的父亲才托媒人三番五次的上门求亲。那会的母亲是一朵鲜艳的红色之花,开在山寨的田间地头。不幸的是,母亲结婚后,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一位女医生告诉她说,千万注意不能怀上孩子,这会对你的身体十分不利;讲具体些,本可好好多活10年,若怀孩子并生下后,可能少活5年甚至比这还要严重;母亲听后笑笑、淡淡地说,女人谁不愿做母亲呀,若有这么一天,孩子真的来到面前了,为了能当上母亲,什么苦难甚至马上就死、我都是心甘情愿去承受的。

是母亲用她厚如大地的爱和无畏付出生命的勇气与决心,给予了我生命孕育的土壤,并太阳似地照亮了我的生存与发展之路,而我苦难的母亲在生我的时候却经历着九死一生的折磨和痛苦,她在手术台上晕死过去3次。那时刻里,一场寒风在无情地甩打着我可怜母亲的生命,一片落叶似的,一会儿被卷入天空、一会儿又被摔向大地,可我的母亲总是痛苦地挣扎着、承受和顽强地抗争着,她明白不能够就这么认输,儿子才刚出生,生命还十分的脆弱,离不开她的温暖和爱护。3天后,母亲睁开眼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要看看襁褓中的我,姨姨二话没讲抱起就走,当婴儿的我出现在母亲的跟前时,她欣慰而激动地看着我微笑起来,想抱抱亲亲我却虚弱得没力气张开双手那会,母亲的心头一酸,泪水从眼角默默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随后的日子里,母亲总是离家住院,好在父亲在县城工作,多少有点固定收入才得以勉强支撑下去。我们母子俩,是散多聚少。姑姑介绍说,我在一周岁前,总是哭个不停,一天到晚几乎都是在哭声中度过的。至今,仍然想不通、弄不明白,婴儿时的我,为什么如此爱哭,是什么让我总是哭、总想哭呢?是觉得太对不起母亲?或是对人世之外的另一个世界还有太多的挂念与不舍?问鸡,鸡跑了;问树,树沉默无语;问溪里的小鱼,小鱼根本就不愿意理我。

记得,我4岁时候的一个七月天里,微风轻舞、阳光高照,母亲从县城医院回到外公外婆家了,托信想看看我,我便被小姑背到母亲的跟前,可怎么都不敢多看母亲几眼,更不讲去喊一声“妈”了。外公外婆失望极了,一旁的小姑和小舅们急得想哭。然后,躲在一角的我,默默地什么都不说,听凭亲人们怎么教导、鼓励我应该上前去叫一声“妈妈”,对我来说没起—点作用,这种对母亲的陌生、害怕与冷漠,深深地刺伤着我妈的心,她鼻子一酸,默默地落起泪来。过后,母亲走到哪儿都会想着办法要把我带到哪儿了。在母亲身边生活的日子,是我最快乐、幸福的时光,一只燕子似的,跳个不停、唱个不止,只是只要一看到母亲咳喘得厉害时,我生活的晴空里会马上浮起黑云,使我十分不安,心如有刀割似的痛而滴着血。

在我九岁那年的春天里,不知道什么原因,母亲要带着我离开父亲,回到老家那个叫高椅坡的小山寨里。母亲一边硬坚持着出队里的工挣工分,—边把父亲送她购药的钱积存下来,为我买来了一斤重的红毛线,讲要为我编织一件毛线衣,当时山寨周边几十里,惟有我母亲会打出毛线衣。母亲体弱,没编织一阵就会歇手休息一会儿,她讲手软没怎么有力气,但母亲为能尽快编织好,总是坚持到深夜才依依不舍的去休息。

冬天里,母亲终于为我编织好了毛线衣,她显得十分快乐和高兴并叫来了小姑一起欣赏。在我的心里,这件红线衣就是一团燃烧的火,正温暖着我的冬季,是母亲用自己的期待、祝福与爱,一针一针编织出来的。穿上身后,母亲却要求我,穿着它进县城去看望父亲……今天回想起这些,总感到这里面一定蕴藏着母亲的—种预感和最后一次的深情关爱与保护。

到县城的第二天,刚好雨后转晴,却传来了我母亲去世的噩讯,她是咳得厉害,喉咙咳破、血流满地而死的。天旋地转,心在哭泣、滴血、呐喊与颤抖……如今的我,已是快50的中年人了,每想起这悲壮而伤心的场面,都会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母亲,我敬爱的母亲,在这世上只生活了29年就草草地结束自己生命之藤的生长与伸延,让我这当儿子的一想起来就伤心欲绝、无地自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55

帖子

74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46
发表于 2015-1-9 08: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是一短苦旅,,孤寂而来,静静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288

帖子

88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0
发表于 2015-1-9 13: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动容,母亲真是伟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