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散文网——边游边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www.xxlysw.com《旅游散文》温馨伴旅

查看: 2028|回复: 1

面子的事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15-1-6 17: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面子的事
                                闵凡利
                         ( 一 )
事后张村的人回忆起来,都觉得这是许老师的事。
许老师名字叫许冉,二十郎当岁,大学刚毕业,是个本科生。说起来像许冉这样的老师是分不到张村这样的小学校的。可许老师一无背景,二无银子,分到张村小学也像是写小说的一样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了。
许老师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张村小学的。许老师不是憨人,这年头有几个憨人呢?你到街上试试,就说是骂憨人。你就是把喉咙骂哑了,保证没有一个应声的。别说人家许老师还是个大学生。大学生那都是人尖子,都是人上人,都是人精。搁过去,那相当于举人。是举人的还有几个是憨蛋呢?许老师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憨蛋的许老师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该来张村小学的。所以许老师很珍惜自己的这份工作。
许老师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也是一个很讲良心的人。这年月,像许老师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许老师知道,他一定得好好教,要对得起自己所领的银子。所以许老师带的课那在张村小学是有目共睹的。全校的老师都很佩服许老师,当然,这佩服的主要成分还是许老师的那一套引导式教学法。
引导式教学法就是引领着学生一步一步,由外及里,由小到大,由熟至新,循序渐进。比如说许老师教“冰”这个生字吧,许老师先不说这个字念什么,许老师说,这样教小孩子们印象不深。而是把一个学生叫起来,问,到了冬天,冷不冷啊?学生回答,冷。许老师问,一冷,河里的水就会怎么样呢?学生说,就会上冻。许老师接着问,河水一上冻,就成什么了?学生说,就成冰了。许老师就说,同学们,这个字就叫“冰”。就是河水上冻结的冰。
许老师就是这样引导教学的。同学们都说许老师教的好。
许老师教的是小学二年级。
这一天,许老师又开始教新课了。一般的课文,首先,要教生字。其中有个生字叫“被”。许老师是这样教的:
许老师问,同学们,咱们家里的床上有什么呀?知道的请举手。
一屋的学生都把手举了起来,像春天里的一片小杨树林。
许老师随便用手指了一个说,你,张瓜。张瓜回答!
张瓜就站了起来。张瓜不大,今年也就七岁。张瓜上学上的早,六岁就上了。七岁当然就上二年级了。
许老师问,张瓜,你们家床上有什么呀?
张瓜说,有席子。
许老师又问,席子上有什么呀?
张瓜说,有褥子。
许老师想,到褥子了,那就离被子不远了。就接着问,褥子上面呢?
张瓜说,老师,是我妈妈。
许老师想,都到他妈妈了,那上面还不是被子?就又问,你妈妈上面呢?
张瓜说,是我村长黄二爷。
许老师的心还在被子上,许老师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那种人。许老师几乎是气急败坏了。许老师问,你黄二爷上面呢?
张瓜说,没了。
许老师大惑不解,问,那 ,那被子呢?
张瓜说,让我黄二爷蹬到地上去了。
张瓜说完,全班的学生哄堂大笑。许老师也笑了。许老师说,你个张瓜。你个张瓜。许老师说,张瓜你坐下吧。
一下课,张瓜的回答就在学校里当笑话传开了。接着,就像出笼的鸟儿,在张庄村飞开了。
         
                          (  二  )
其实知道张瓜他妈妈身上是他村长黄二爷的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张瓜的爸爸张山。   
张山知道这事有一年多了。张山干木工。一到农闲就要到外面去打工。在家里活跟不上,工钱又低,干一年落不到三千块。在外面既省心,出力又不大,去了吃去了喝净剩五千多块,那真是拾麦打烧饼——干赚。所以张山一忙完农活就出去,就到外面去挣钱。
可巧那一天,张山包的活完的比别人早,就提前回家了。以往张山回家前都打电话,对老婆齐秀说什么什么时间回家。可那次张山没打。张山想我马上就回家了,还打那个电话花那个钱干啥。张山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推开家门时,张山看到村长和老婆齐秀都在忙活。村长正忙着穿裤子,齐秀在忙着扣扣子,由于扣的慌,第二个的扣子扣到了第三个扣子的扣眼上。那个时候,张山的脑子一下子蒙了。这样的事张山从没遇到过,张山哪遇到这样的事呢,张山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张山一点经验也没有,张山就有些呆了。张山的两眼就直直的看着老婆齐秀。 村长就干笑着说张山回来了?接着对齐秀说,啊,我走了。说完就从张山身边走开了。齐秀见张山没有说啥,就在脸上堆起笑容说,回来了?咋不先打个电话?张山这时才醒过来,他知道,他老婆已经把一个又大又绿的帽子给他戴上了。
张山就用手摸了摸头,他想把头上的帽子扯下来,可头上什么也没有。张山知道,这个帽子老婆齐秀是给他戴到心上去了!
张山抬手打了齐秀一巴掌。接着又打了一巴掌。
齐秀没有还手,只是捂着脸问张山,你,你,你为什么打、打我?齐秀的话问的不多理直气壮。可齐秀还是问了张山。
张山说,我就是想打你!我的手痒痒了,不打你我心里就不好受!
齐秀知道村长已经走远了,就把脸伸了上去说,你打你打,我让你打。我让你打!齐秀说着就哭开了。齐秀说,我一个人在家容易?我顾了孩子,还得顾地里,你来到家,不问青红皂白,抬手就打,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的良心叫狗吃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张山说,这日子没法过了!说着拿过桌子上的碗啪地摔在地上。
齐秀看了一眼张山,也拿过桌子上的一个碗啪地摔在地上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张山还想再摔个碗,可一看齐秀那架势,张山哎一声抱着头蹲下了。张山说,你这是让我没法抬头呢,你这是没法让我活人呢。
齐秀知道张山为什么这么说,就缓了一下感情委屈地说,我想这样做?我发贱?我不这样做,村里能给咱宅基地?分地时你能得到两块水浇地?我不这样做,村里能叫你拉沙盖房子?你住的,你摆设的,那样不是我操待的?你要有本事,我还能受这份罪?我不知道要脸?我这样做,我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
张山说,为了这个家,你也不能用这个法呀。你怎么能用这个法呀?!
齐秀问,你说咱还有什么法?你说咱还有什么法?!
张山说,用什么法都行。反正不能用这个法!
齐秀说,你说咱还有什么法? 咱一没钱,二没势,三又没拳头,你说咱还有什么法?再说了,我这样做,咱又什么都没丢。
张山用鼻子哼了一声说,没丢,咱丢大了。咱丢大了呀!
                                 (   三   )
张山越想越窝囊,张山就想去找村长黄运河。找着黄运河就劈头盖脸打他一番,告诉他别觉着自己是个村长,就像个种猪,想怎样就怎样。别觉的他张山是老实人,好欺负,他张山也是个胯下长吊的男人,也是有尊严的,也是要面子的。
张山是在去村长家的路上遇到村长的。那是一个十岔路口,一边是通向村委会,一边是通向村长家。张山正不知是上村委会还是上村长家,村长从他家的那条路上出现了。看样子村长是去村委会。村长嘴里还在哼着柳琴小调。村长走着走着发现了张山。村长的脚步就有些缓了。接着,张山就见村长停下了。张山明白:小兔崽子心虚呢,在害怕呢!张山想,我看你小兔崽子怎么过来。你跑,我看你能跑到哪儿去?张山脑海里就出现了村长在前面抱头鼠窜他在后面追打落水狗的场面。那场面真解恨啊,真出气啊!张山就觉得他的拳头已经打在了黄运河的身上和脸上,每一下都是那么的有力。
村长是在点烟。村长停下脚步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烟。那只烟掏得慢,张山发觉,村长的手在发抖呢。
村长点上了烟,村长在点烟的时候沉思了一小会,接着就叼着烟冲着张山过来了。离张山有三四步远的地方,村长说,张山,干啥去?这么急慌?
张山没想到村长会先给他打招呼,就有点不知所措,说,我,我到前面去办点事。
村长说,你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办吗?
张山忙说,没,没有。
村长说,那你忙你的吧。我村里还有事。说完,村长就走了。村长走地从容不迫一步三摇。村长走过去后嘴里又哼起了柳琴小调:大街上走来我陈世铎,赶集我赶了三天多--------
看着村长的背影,张山猛地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我是来找村长的事的呀,我咋就说自己没事呢?张山想到这儿狠得自己想扇自己的巴掌,这嘴真该揍,真欠揍!你明明有事,咋说自己没事呢?你别忘了,你老婆叫村长睡了呢!这事大了,大到天上去了,还有比这更大的事吗?你咋能说自己没事呢!
村长的背影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在村委会里。张山想去村委会,转念一想,自己到哪儿咋说呢?说啥呢?说你黄运河,把我老婆睡了,我给你没完!没完又怎么个没完法呢?打,还是骂?张山想,这是个丑事,想盖还盖不了呢,咋能张扬呢?不张扬我就戴上了,一张扬我不就是戴大发了!
张山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齐秀问,找村长了?
张山哼了一声,没有回答找还是没找。
齐秀知道张山是没找成。张山的性格她又不是不知道,夫妻十几年了,张山肚子里的肠子有几道弯,有几个蛔虫,她齐秀是清清楚楚的。
齐秀说,哎,就算了吧,别忘了,人家是村长。
张山说,是村长怎么了,别忘了,他能当选还有我一票呢!
齐秀说,你那一票,人家村长看不上眼,你投不投他那一张票,人家照样能当选。人家镇上有人。镇上的人早就定好了。
张山气的一拍桌子说,奶奶的,你说这是什么事。镇上的人咋能这样办呢?还让村民选,这不是操人吗?
齐秀说,这就叫走过场。村长说,他都给镇上的当官的送完礼了,不让他当村长,镇上的人不敢。
张山说,为什么不敢?共产党就是给他家撑腰的?
齐秀说,别忘了,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他们都让村长买了。都让村长买了,你知道吗?
张山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知道,他村长再霸道,也不能把吊伸到我被窝里!
齐秀说,谁让你是张山呢?
张山说,我张山怎么了?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嫖四不赌,我本本分分劳动致富,我不该谁的不欠谁的,我指我的能力吃饭。咋了?
齐秀说,你别给我横,给我横管什么用?村长把你的老婆操了,你不是遇见了什么也没说吗?你不是放了他走的吗?你不是也找过村长了吗?我怎么没见你给村长打?你还说你是胯下长吊的的爷们,你的吊长那去了?长嘴上去了?给我一个受害的说话这么横!
一番话说的张山没话说了。
齐秀知道这话说的有点狠,狠到了张山的“七寸”上去了。齐秀想:这事不能张扬,再说了,还是自己不守妇道引起的。闹大了,张山没面子,她齐秀还不是人前走过人们背后乱戳指头?就柔声劝张山,张山,不论怎样,这事已经出了。和村长有这事的不光咱,咱村上和村长有这事的不下七八十。像李丝家里的,王物家里的,还有赵留家里的,都给村长有一腿。你看人家,谁象你这样,人家不是照样给没事人似的?你想治村长的事,也不能这么明显,要等机会。明白吗?
张山用眼望了几望齐秀,气嘟嘟地抽出一只烟叼在嘴上,狠狠地吸了一口,说,你说这事咱咋办?
  齐秀说,还能咋办?
  张山问齐秀,我就咽这个窝囊气?奶奶的,我就咽这个窝囊气?
  齐秀说,不咽能咋治?谁让咱是老百姓呢?!
  张山说,黄运河,我操你八辈祖宗!
  黄运河是村长的大名。骂过之后,张山觉得憋屈的心里好受了很多,张山就又骂了一句。
  齐秀看张山那个样,齐秀真的有点从心里看不起张山。就会在家里关上门骂人,张山,你真是枉长了胯下的那挂玩意。你真对不起你胯下的那挂玩意!可这话齐秀说不出口,因为这事都是她引起的。齐秀非常明白自己的处境,齐秀就劝张山,好了好了,别在生气了。奶奶的,这年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时间是医治心伤最好的良药。张山自己就宽自己的心:只要我不说,齐秀不说,村长不说,就等于这事没发生。我自己知道不算知道,只要大伙不知道那就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张山就有些窝囊,憋气,可张山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张山就有些恨自己,谁让自己是张山呢?!张山就叹了声,摸了摸那张瘦削的长脸想,人活着为了啥?不就是为了一张脸吗?
                               (  四  )
  本来这事只要不出张瓜这一拐子什么事也没有,张山也就慢慢的淡忘了。说是忘了那是不可能的,再怎么说,张山心里也有这么一个痕迹,是永远也长不合的痕。可如今,这事又让张瓜挑开了。如若他张山没有表示,那这个绿帽子他张山是戴定了。他张山的面子可是一点也没有了。
走在街上,张山就见大伙对着他莫名其妙的笑,那笑很古怪,很不怀好意。走过之后,就有一些小媳妇老娘们在他身后指指戳戳。张山就觉得他的后背像火烧得一样。
张山知道这事得给齐秀说了,不能不给齐秀说了。
那天张山就很当回事的给齐秀说,你知道吗,张瓜在学校里已经把你和村长相好的事说出去了。
齐秀脸一红说知道。齐秀就骂张瓜的老师,说奶奶的,还有这样教学的,问孩子问题都问到床上去了。这是什么样的流氓老师!
张山说,我从街上走,人家都从后面指我的脊梁骨,我,我活地是没脸了!在咱这个村里,我是最不值钱的人了!齐秀听了没吭声。因为这是她引起的,她还能说啥。她把脸阴着,问张山怎么办。
张山说,你说我怎么办?
齐秀说,我要知道怎么办我还问你?别忘了,你是这个家的大男人!
张山把头一低说,我真是没脸了呀!
齐秀说,你还男人呢,这点小事你就这样了,以后真是有什么大事,那你不得死?事既然出来了就应该想办法挽回或平息。想一想,有什么办法能让咱把面子搬回?!
张山低头想了一会说,本来张瓜不说这事我装着不知道也就罢了,可张瓜把这件事说出去了,我要再装着不知道那我就的确说不过去了,俗语说,是个鳖还得扒扒沙呢,我反正不能不如一个鳖吧?!
齐秀说,你说那怎么办?
张山说,如果想把这件事处理好,咱在大家伙面前既不失面子,又显得好看,那除非我把村长骂一顿!
齐秀说,你骂村长?
张山说,对,在大街上骂。当着村长的面骂,让大家伙都听见。
齐秀说,你还知道王物吗,王物不是因为骂了一回街,他还不是骂村长的,是骂谁家的猪拱了他的菜园,不是让村长说成是扰乱社会治安,让派出所的来人抓去的吗?王物家里的和村长这么好,不是还花了五百多块钱买了四条子烟送给了村长,村长才去派出所说情,不然,王物要关半个月呢!你如果当着他的面骂他,他不也得让派出所的来抓你?到那个时候,咱不是又花钱又丢人,更难看?
张山不吱声了,点起了一只烟,狠吸了一口烟说,不行,咱这样,咱先给村长说好,让我当着他的面骂一顿,行不?
齐秀说,黄运河又不是脑子有毛病,他会让你骂。别人骂你,你愿意吗?别说黄运河还是村长,他也是要面子的!不然,他这个村长怎么当?
张山说,那,那怎么办?咱得想出这样一个法,那就是咱把黄运河骂了他也不还口,也不当回事。
齐秀想了一会说,不行,给他送点礼?
  张山说不行,那样大家知道了不是更丢人?!
  齐秀说我想不出什么办法了,那你想吧。
  张山考虑了一会说,那只有这样一个办法了,咱请他一场,开始咱什么也不说,等他喝了咱的酒,吃了咱的饭,咱再把这个说出来,到时候,他也不会说什么了。
齐秀问为什么不说什么了?
张山说,俗语说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张山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激动。
齐秀问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谁去叫村长?
  张山说,这还用问,当然是你去了!张山说完话,看着老婆又莫名其妙的骂了一句,黄运河,我操你娘!
                                (    五    )
黄运河答应晚上来张山家喝酒。当然在请的时候又费了一番周折。齐秀给黄运河说,张山让我来请你,晚上到我家喝酒。黄运河说张山现在连杀我的心都有,不会请我喝酒吧!看来,这里面有什么花花招吧。
秀说,你想张山能有什么花招?张山要是有花招还会请你?
黄运河说,你说张山想请我,为什么张山不给我说?别是你请我喝酒,让张山躲在外面捉我的奸吧!?
齐秀有点急了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想呢,张山想捉你的奸那一次他遇见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就捉了?再说了,张山那个老实样,敢捉你的奸吗?
黄运河说,也是。张山不是能撒一丈二尺尿的人。可你请我,我不能去。想让我去,得让张山来请我。明白吗?
齐秀看着黄运河笑了说,就你的心眼子多。我明白。
黄运河说,不然我咋会说你是个明白人呢!要真是实心实意的想请我喝酒,让张山来请我!
齐秀回家给张山说了。张山气的骂,他这是要味呢!他这是故意治我呢!
齐秀说,在怎么说,你是一家之长,你该出面的,你不出面请,人家觉得你张山小看人呢!
村长黄运河来到张山家的时候那时天已经黑静了。张山看到黄运河进门就笑着打招呼说,村长来了。很巴结的样子。
村长说来了,来了。
菜已经早就准备好了,是六个菜。猪头肉和狗肉是张山早上专门赶集买的,买的时候张山一边掏钱一边念咕,就算我买了喂狗!就算我买了喂狗!卖猪肉的就问:你的狗是不是下了崽?张山听了一愣说,没有啊。卖猪肉的说,不下崽你也喂肉,你这么心疼狗?你的狗是什么品种?张山听得一团雾,就说,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卖猪肉的说,你不是说买了喂狗吗?张山这才明白,他念咕的话让卖猪肉的听到了,就说,是喂狗,是喂狗!
还有两个菜是张山炒的。一盘是炒肉丝,一盘是辣椒炒鸡蛋。一盘青皮,就是用盐淹的咸鸭蛋,还有一盘是土豆炖牛肉。张山去请村长的黄运河的时候,黄运河说,既然你张山来了,我去,不要多弄菜,我最爱吃的是辣椒炒鸡蛋,有这一样就 行。张山说这样菜保证少不了。这样菜是张山炒的,张山炒着炒着就往里面吐了两口唾沫。齐秀说张山你干啥?张山说我想干啥就干啥!张山这话说得很冲。齐秀说,这菜你还让人吃不?张山说,不是还有几样菜吗,你为什么要吃这一样呢?齐秀说,难道你不吃?张山说我不吃。齐秀有些明白了说,张山,你这是何苦呢?你这是何苦呢?张山没有说啥,等把菜盛到盘子的时候,张山又呸呸地往盘子里吐了两口唾沫。那唾沫仿佛是吐到黄运河脸上似的。
黄运河看了看桌上的菜,就笑着对张山说,哎呀,你看弄的这么丰盛,张山,花那么多钱干啥?我又不是外人,有两样菜就行。
张山嘿嘿一笑,说不多不多,一共才六样呢。心里却在骂:黄运河,我这是在喂狗!
齐秀说,你村长是大贵人,轻易不来的,六个菜有点少,只要你不嫌寒碜就行!
黄运河说,哪能嫌寒碜呢。我当村长就是给大伙办事的,哪能讲吃喝呢。如果要那样,我这个村长还不叫大家伙赶下来?
张山心想:你他妈的嘴上讲的冠冕堂皇,背地里净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你下台的日子也不会多远了。
黄运河说,既然菜弄好了,那我只好不客气了。来,张山,你坐,先让齐秀忙活,咱弟兄俩喝!
张山就坐下了。喝的是本地产的滕公酒。张山给黄运河满上了酒,然后说:村长,这几年你对我家没少照顾了,这杯酒是我敬你的!
黄运河说,张山你知道就行。说实在的,这几年我真的是没少照顾你们家!
张山说,我咋不知道呢?我又不憨?这几年我的宅基地,我的水浇地,还有我盖房子在地里起的沙,当然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说了,你可没少帮了忙。千言万语呢,都在这个酒里,这是我的心意!说完这话,张山看着黄运河的那一笑就是母狗眼的脸,心里说:我敬你个王八蛋,我杀你的心都有呢!
黄运河接过张山敬起的酒说,张山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如果要是不喝,那就是我不识好歹了,就有点看不起你张山了,好,我喝!说完一扬手,一杯酒吱地一声进嘴了。
张山又给黄运河满上了。张山说,你是村长,你这是第一次在我家喝酒,这是给我张山面子,来,咱们一起喝一个,表示个心情!
黄运河说,好,咱们一起喝!就又抬手喝了。这一杯两人喝的很干净。
后来黄运河就喊齐秀了,村长说:齐秀,别忙呼了,来喝一杯吧!
齐秀当时正在给猪拌着食,就说,我不会喝酒,我先喂猪,你们喝你们喝。
黄运河就说:张山,你找了一个好老婆!齐秀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人这一辈子,什么是幸福?能找这样一个好老婆就是幸福!
张山说那是那是!可心里却骂,黄运河,你个王八蛋!
一瓶酒说着拉着就快见底了,齐秀马上就又拿上一瓶。这瓶酒张山喝了有一少半,黄运河喝了有六两。黄运河的眼看人有了点皱眉头了,张山正在考虑怎样说这件事的时候,黄运河说话了。
黄运河说,张山,说吧,你今天请我喝酒,又需要我给你办什么事?
张山见黄运河问了,就说,没什么事,只是想请你喝酒,表示一下这几年来的感激之情!
黄运河说,张山啊,你说的不是你的真心话啊!要说起你对我,你可是连杀我的心都有啊!
张山的脸一红,知道自己的那点心思早就被黄运河看穿了。他早就在黄运河的手里攥着呢!
张山说,既然村长你已经把这话挑开了,那咱就明人不说暗话了!
黄运河说,你说吧,我虽然喝的多,但不醉,我清楚着呢!
张山说,你和齐秀的事,我是知道的。
黄运河哼了一声。张山接着说,这个事是丑事,当时我是想抓住你把你的腿打断的,后来一想这样一来事就闹大了,也就张扬开了,最终丢人没面子的还是我!于是我就硬咽了这口气,把这个事压下了。
黄运河说,这个事你处理的对。的确是对你不好!
张山说,本来我觉得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可谁想到,这件事却又被人们知道了。
黄运河问是怎么回事?谁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张山说是张瓜。接着就把许老师怎样引导张瓜怎样回答问题的事说了。黄运河听了骂了一句他奶奶的。不知是骂张瓜还是骂许老师。之后,黄运河问张山,你请我来不是为了给我说这事吧?
张山说,现在,咱们一村人都知道这件事了,我在街上走,大家伙都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你说我怎么办?
黄运河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请我来喝酒了。你这是要逼宫呢!接着把脸一放说,怎么办,那是你张山的事,你愿怎么办就怎么办?
齐秀这时过来了说,张山要是知道怎么办还请你来喝酒?你帮着张山想个办法?
黄运河说,我能想什么办法?有你齐秀这么个明白人,什么办法想不出来?
张山真想对着黄运河的那张脸狠狠的打他几拳,把这张脸给他打个万朵桃花开。可现在得用他,张山就说:我想了很久,想出了一个办法,这样对咱们两人都好,你也能说的过去,我也能在兄弟爷们跟前挣点面子。不至于我当个标准的王八!
黄运河嘿嘿的笑了。黄运河的笑非常明显,那意思是说,你张山已经是标准的王八了,还说什么不至于,真可笑。就说,你说说你的办法。
张山说,我得把你骂一顿。
黄运河好象没听清,又问了一句,什么?
张山说,我的把你骂一顿,还得在街上。
黄运河问,什么?
张山说,还得当着大伙的面!
黄运河说,你张山真会想办法,你骂我?
张山说是。
在街上?
张山说是。
当着大伙的面骂?
张山说对。
黄运河说,你张山真会想啊,你怎么这么会想呢?你的面子要了,我的面子呢?我的面子还有没有?别忘了,我是咱们张村的村主任,是你们的村长!我可是代表咱们张村一千五百多口人,我有面子,咱张村就有面子,我没有面子,咱张村就没有面子。你说,是你张山的面子值钱,还是村长的面子值钱?
张山用低得像蚊子一样小的声音说,村长的面子值钱。
黄运河说,就是呀,你张山怎么能这样想呢?你想,我能让你骂吗?你张山骂了我。那李丝就能骂我,王物也能,赵留也行。一个村的人都骂我,我的工作以后还怎么干?所以,王物那次骂了一回街,要不是他家里的给我送了四条烟,我早就让派出所的人把他抓走了,拘留了他半个月。这个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说,这个法你连想也不要想!
张山问那怎么办?
黄运河说,那是你的事,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张山说,我反正不能丢这个面子!
黄运河说,张山,咱今天打开窗口说亮话,要不是我和齐秀有这事,咱张村四百多户凭什么你们家能得到那么多的好事?我和齐秀好,我可是一点没亏待你们家,咱庄上和我好的人家不在少数,他们都得到了什么?没行市有比试,你比比!你张山赚大便宜了,别不知足。俗语说,知足者常乐,你张山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光想着自己,那叫自私。什么是面子,有钱有物就是面子,穷光蛋什么面子也没有!
张山说不对。人活着就得活张面子,活张脸!
黄运河哼哼笑了两声,皮笑肉不笑的。
张山又一仰脖喝了一杯。张山就觉得自己又吞下了一股硬气。张山说,我张山什么都不想要,我就想要张脸!
黄运河说,你要脸我不问,反正不能踩着我的肩膀要自己的脸,没门!
张山听到这儿就觉得一股硬气冲了出来说,如果你不同意这个办法,那除非我用另一个办法。说到这儿,张山不怀好意的坏笑了两声,嘿,嘿,奸臣似的。
黄运河见张山这么说,就问,你张山还有什么法,说出来,我倒要听听!
张山狠了狠心说,我,我,我就强奸你老婆!
黄运河哈哈大笑说,张山,就你,也配?!
张山说,咋了?
黄运河说,你要敢强奸我老婆,你就不是张山了!
张山问,我是谁了 ?
黄运河说,你是我村长了!----------
                        (   六   )
当然这顿请最终是以村长的拂袖离去而告终。张山看着满桌的菜,猛地把吃得还剩半盘子的辣椒炒鸡蛋端起摔了!盘子摔得很响,把站在一旁的齐秀吓了一跳。齐秀看着张山那张充血的脸,什么也没说,只是拿起一旁的扫帚和把叉子打扫了。
张山越想这事心里越窝囊,黄运河他妈的真是欺人太甚,把人家的老婆操了,还不许人家骂几句。不论如何,我张山还又请的你,无论如何,你得给我张山个面子。你光想着你村长的面子,你他妈的就不替我张山想想?我张山难道就不要面子?我说强奸你老婆,还他妈的说我不敢,觉得我张山是老实人,老实人咋了?我就不信我不敢!
张山为自己的能有这个豪气感到了兴奋。
第二天,张山去西边的王楼集上赶集。就听集上的几个人正在把张瓜的回答“被”的事当成一个笑话讲。张山听了脸当时就红了,他交了钱就走了,回到家,才发现,他光顾的走了,忘了拿买的东西。张山那个气。齐秀更气,说张山什么用也没有,自己花钱买的东西拿不回来,还算什么男人!
张山知道这都是村长黄运河的事,如若他黄运河让他骂一顿,他还会忘了拿东西?千刀万剐的黄运河!
说着拉着麦子就该收割了了。这一天晚上,张山到场里去看他割的麦子,当他在场里走过的时候,几个人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他听到其中谈到他。说他真窝囊,老婆被村长操了,这么长时间,连个反映也没有,是鳖还得扒扒沙呢,他张山,连鳖还不如呢!活着活着把脸都活没了,真让人看不起。另一个说要是我,奶奶的,我首先把老婆离了?另一个说,你舍得?怎么不舍得,她给我挣绿帽子戴,我还要他干什么?有一个说把黄运河的老婆操了,奶奶的,这样不就扯平了。他给我戴绿帽子,我也给他戴绿帽子!大家都笑了。
张山只好干咳了一声,走了过去,大伙见是他,就都讪讪地笑,说是张山呢,来看场?
张山只好说来看场,来看场。之后张山就走了。睡在麦垛旁的张山越想自己越窝囊,活着活着把自己的脸都活没了,奶奶的,黄运河!张山就这样骂着骂着就睡着了。
                                          
                              (    七   )
第二天,张山又去地里割麦,到了晌午,张山觉得齐秀饭也做的差不多了,就揉揉自己又酸又疼的腰,起身往家里去了。
从张山的责任田到家的路要经过村长黄运河的家门口。黄运河村长的家在路口,是个高门楼,上面镶着瓷瓦瓷砖,招招摇摇张张扬扬的,不可一世。大门半开着,张山走到门口时,呸了一声,又对着门口吐了两口唾沫!就在他望门里一抬眼时,看到了村长的老婆大白兔正背对着院门在搽身上。大白兔原名叫王桂芬,因为生的白,大伙都叫她大白兔。大白兔看样是刚从地里割麦子回来,穿着褂头正擦的起劲,随着毛巾的运行,张山就感觉眼前闪出一片一片的白。像正午麦芒上的阳光一样扎眼。张山就干咽了一口唾沫,他觉得他下身的那个“二哥”不老实地抬起它那疲软的头颅。张山骂了一声,奶奶的,黄运河。接着,张山就迈进了村长家的门。
正在擦身的大白兔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头也没抬问了声谁?张山没有吱声。看样大白兔觉得张山是村长呢,就说,我刚回来,先擦擦身子,饭还没做,你先把煤气灶打开,咱下点挂面吃!张山还是没吱声,大白兔回头一看是张山说,我知是运河呢,原来是张山,有什么事吗?张山又咽了一口唾沫,这时的张山已走到了大白兔的身后,大白兔光顾着洗脸了,对张山一点防备也没有,一边洗一边说,运河和派出所的苗所长去场间检查水缸水桶送的怎样了,说是上午就回来。我看也快来了,有事就稍微一等吧!
这时的张山没有听清大白兔的话,村长黄运河的话又回响在了他的耳畔:你要是敢强奸了我老婆,你就不是张山了,你就是我村长了。这话尖刻而歹毒,像蚕食桑叶一样叮咬着张山的心。奶奶的,你村长的老婆怎么样,我张山照样也动的!张山想,我也是胯下长吊的男人,许你黄运河四处给人戴绿帽子,今天我张山也给你带个绿帽子!张山不知从那来得劲,他猛然间抱住了大白兔。大白兔吓了一跳,说你,你张山干什么!张山狠狠地说我,我我强奸你!我我给黄运河戴绿帽子!大白兔说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个流氓。不然我就喊人了。张山说你喊吧,我就是不放!大白兔就真的喊了。
大白兔的喊快来人啊!快来救命啊!第一个冲进院子的不是别人,是村长黄运河。黄运河正领着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在检查场间防火硬件情况的落实。也就是水桶水缸都运到了没有,并且水桶水缸里有水没有,如没水,是不能开电机的。吃午饭的时候,黄运河没让苗所长走,说是上午他们找个地方吃小笨鸡去,就是刚长成一斤重左右的柴鸡。黄运河家里有酒,就让苗所长在路口等着,自己骑着苗所长的摩托车来家里拿酒,饭店里的酒贵,一瓶能省十几块呢!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家里老婆大白兔的叫喊。黄运河冲进家门一看,是张山正抱着大白兔。黄运河大喊一声:张山,你干什么?
张山说:我操你老婆!我强奸你老婆!
张山的声音很大,张山想让自己的声音叫在张村的上空爆炸,说实在的,张山的声音没有起到那个效果,倒是大白兔的声音的尖厉让半个村子的人都听到了。再加上现在正是收工回家的时候,于是,黄运河门口像开村民大会一样聚集了半村的人。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张山心里充满了自豪,张山觉得他那张被黄运河弄丢的脸正在慢慢的回归!
黄运河像想起什么似的,忙给苗所长打了手机。接着到门后拿起一根木棍,举着就向张山砸,张山当然挨了几棍,可张山像人来疯似的,不光不放手,反而把大白兔抱得更紧了。当然,村长的木棍带着村长的威严和气愤像雨点一样的落在了张山的身上,而张山像宁死不屈的共产党员,在严刑的棒打之下始终高声大喊:我把村长的老婆强奸了!我给黄运河戴绿帽子了!
就在这时,苗所长来了。苗所长来得气喘吁吁。苗所长来到一句话没说,而是来到张山身后拧住了他的胳臂。接着就用手铐把张山铐了。没过多大会,响着警笛的警车来了,把满脸笑容的张山带走了。
张山走的趾高气扬,像是我党的英雄赴刑场一样那么决绝而有气派。就在张山被警车带走的一刹那,人们看到他们的村长黄运河哎的一声,好象警车带走的是他什么亲人似的,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   八    )
就在张山进去的不久,张村学校的许冉老师也离开了张村小学。许冉老师是不想离开他的学生的。可没办法,许冉老师觉得整个张村人看到他都像看到杀父仇人似的,都恨不得吃了他。许冉不是憨人,已经感觉到了。感觉到的许冉很为自己难过。可这是没办法的事,许冉老师知道他和张村小学的缘分已经尽了,许冉老师只好走了。
许冉老师本来想在本镇换个学校。可很多的学校都不要许冉老师。有很多的学校也缺老师,可他们就是不要许老师。那一次,许老师哭了。当然许老师哭完之后就把泪擦了,接着就去南方打工去了。
后来张村小学又调来了一个老教师,人非常的老实,课也教的一般,可张村的人都说这个老教师不错。
张山被作为强奸未遂罪进行宣判的。没用多久,张山出来了,出来的张山受到了张村人的尊敬,那天张山刚来到村口,一直没有给张山说过话的王物遇到了,王物离的老远就打招呼,哎呀,张山回来了?
以前张山和王物说话的时候都要先敬烟的,然后在称呼表叔。可这次张山什么也没称呼,只是说,回来了!张山说完这句话就感觉以前他总是把王物看的那么高,实在是太可笑了。
自张山抓走后,人们发觉黄运河一下子老了。在次年的村级班子换届选举中,黄运河只得可怜几票,和他前几年的满票相比,天壤悬殊。说起来黄运河的各项工作还是不错的,为何会出现这局面呢?成了黄运河一直都解不开的疙瘩。
更让黄运河意想不到的是:这次选举中,张山被选为村主任。
张山现在最爱在张村的大街上逛了。遇到谁张山就很响亮地给人家打招呼,仿佛不大声打招呼大家就不知道他是张山似的。张山的声音很大,大得有些夸张。张村的人都说,张山变了,变得太像村长了。
落选没多久,黄运河去城里打工了,据说是给一个单位看大门。
就在黄运河走后没多久,张山踏进了黄运河的家……
      
                                                   
  
   
闵凡利,男,枣庄市文联专业作家。1971年出生于鲁南滕州。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二级作家。山东省作协第三批签约作家。枣庄市作协副主席。先后在《当代》《天涯》《大家》《散文》等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150余篇,散文100余篇,计280余万字。中短篇《死帖》《解冻》《三个和尚》《神匠》《债主》等80余篇分别被《中华文学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等报刊选载;小说《死帖》《真佛》被拍摄成电影。作品曾获"首届吴承恩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省以上文学奖二十余次。出版长篇小说《紫青春》《人民公仆》,中短篇小说集《心中的天堂》《一路莲花》《找啊找啊找啊找》《莲花的答案》《桃花笑》等十一部;《像桃花一样胜利》等十余篇散文、小说被选入全国各省市初中、高中试卷试题。系山东外事翻译学院客座教授。山东省首届齐鲁文化之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

帖子

15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1
发表于 2015-2-22 09: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乡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